1 月17 日的香港整個上空灰濛濛一片,公共交通上見到不少市民面戴口罩、神情呆滯。無他,又是空氣污染作祟。當日各區空氣質素健康指數由早上10 時開始由紅色的「高」水平,漸漸升至一片「黑」(嚴重水平)。細看香港科技大學的短期空氣質素健康風險網站對各區空氣污染物比例分析,便發現各區影響大眾健康至深的污染物,起源就是日常路邊交通產生出來的二氧化氮(NO2)。

呼吸健康空氣只能聽天由命?

香港現時的空氣污染問題就像最後一根稻草,如當日一例,只要氣象稍變或區域因素壓上日常的高企污染,整個城市便成為垮倒的駱駝,污濁的空氣讓人更加難受,與行政長官矢志的「宜居城市」願景實在相距甚遠。

路邊污染水平高踞不下是不爭事實,過去20 年來均是世衛安全指標的兩倍以上。據環保署日前公布的2017年空氣質素表現,去年反映路邊污染的NO2更不跌反升,而臭氧(O3)亦呈惡化趨勢。令一眾傳媒記者及公眾摸不着頭腦的是,環保署當日竟然化身天文台,僅以日照氣溫增加、雨量濕度減低等氣象因素有利形成臭氧為由,對作為污染源頭的交通現况卻隻字不提。難道要呼吸健康的空氣,只能聽天由命嗎?

臭氧作為二次污染物,由氮氧化物(NOx) 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在陽光下經光化學反應組成。獨以氣象因素作為問題的解說,實在無助改善現况,也失去解決本地排放源的焦點。據科技大學分析珠三角地區全年NO2分佈的報告指,本港NO2來源有介乎六成至八成半屬於本地排放。我們對現時交通污染問題有以下兩個觀察,分別是污染物排放(emission)和污染物濃度及接觸機會(concentration and exposure)兩方面。

(1)老車排放超標嚴重。政府於2013 年推出《香港清新空氣藍圖》,針對柴油商業車及公共交通推出不少減低排放的措施,當中更以1.5 億元資助公共小巴及的士安裝催化還原器。不過這個短期減排措施只能治標而非治本,因儀器只有18 個月壽命,意味着車輛排放將於18 個月後回復以前水平,甚至因車齡變老而排放更多污染物。據環保署文件顯示,從路邊遙測感應器(PEMS)實測到路面行駛的的士超標4.5 至49 倍不等;另外,截至2016 年12 月,全港巴士有近四成數量仍屬歐盟二型或三型期號,專營巴士公司亦透過安裝催化還原器以延遲購買新型歐盟巴士的需要。

高排放的舊車一日不換,公共交通電動化目標遙遙無期,政府是否需要年以繼年替車主安裝時效短暫的催化還原器?現時環保署綠色運輸試驗基金成效不彰,多年來只資助了少許公共車輛。要扭轉路邊空氣污染惡化的趨勢,環境局是否應在尾氣減排政策上擔當更主導角色,成立新基金為香港公共交通引入全面電動化的政策?

(2)車輛增長失控,交通擠塞加劇空氣污染。除了汽車排放,愈見擠塞的路面,亦會令路邊污染的濃度加劇。儘管私家車排放量相對較低,但以現時私家車每年增長率3.8%來看,路上繼續累積冗長的車龍,只會令高污染的車輛困於其中,污染物無法消散。我們早前邀請了數名新界西居民量度他們乘搭巴士往市區時的NO2濃度,發現讀數介乎每立方米110 至136 微克,較官方的一般監測站讀數高2 至3 倍。可以想像,通勤者及路上工作者深受路邊污染之害。這些貼近民生的公眾健康問題,似乎在環保署的年度回顧中也不見蹤影。

最重要是林鄭統領三司解決問題要真正改善香港的空氣質素以保障市民健康,決不能單用氣象原因以圖掩蓋整個問題的真象。環保署在過去數年的確花了不少心力改善車輛排放問題,但距離公共交通全面電動化的目標仍然遙遙無期。而有效管理交通密度及管理車輛數字,才能減低路邊污染濃度,運房局總走不掉這個責任。提高空氣污染影響公眾健康的警覺及行動,為現時的《空氣污染管制條例》引入清晰的保障公眾健康的條文,乃食衛局作為公眾健康把關者的角色。最重要的,當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統領三司,一同解決這個影響公眾健康的環境交通議題,達至真正的「宜居城市」願景。

作者是「健康空氣行動」項目主任

發表於
2018年1月19日

分享

參與聯署 小行動大改變

訂閱電子通訊

緊貼空氣污染最新資訊,及健康空氣行動活動詳情。

訂閱